娱乐城送彩金平台,娱乐城送彩金网址,娱乐城送彩金官网

当前位置:娱乐城送彩金官网>小说>情感故事> 《爱你三年》

《爱你三年》

引子

天圣六年春,一场雪落在了西湖。这一日,年逾六甲的林逋站在孤山之巅,西湖的雾淡淡的。山巅只有一株孤梅,黛枝疏条,结着清泠泠的花骨朵。林静静地看着它,目光里柔情几许。他伸出自己苍老的手轻抚花枝,指尖传来丝丝冰凉。微风拂过,梅轻轻摇晃着枝桠。林笑了,落雪,阳光,一切都如初见。

林年幼时,失去了双亲,一个人的生活养成了林孤高自好,喜欢平淡的性格。林喜欢阅读古籍,最爱抱着一本《史记》读上一天。

林从小就想着长大后去游历名川大山。

就在他二十岁那年,举行弱冠仪式后,林收拾了几件仅有的衣裳,带上自己爱读的《史记》,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出发了。

林走过充满安静的青石路上,林抚摸着湿润的长桥阑干,林倚靠于萧瑟的断壁残垣下......

林先后游历了江淮各地,领略了各地的风土人情,看到了许多风景古迹。兜兜转转,林最后来到了终南山。

终南山是道教的发祥地之一,传说老子曾西游入终南。因此历代终南山有许多隐士归隐与此。林向往与这些淡泊名利一起坐而论道,更希望对自己有些启发,于是林从容地踏上了求道的石路。

“秩秩斯干,幽幽南山......”一个书生模样的青年行走在群山之间,步履轻盈,不时还吟唱着歌谣。

青年个子不高,看起来莫约二十岁,瘦弱的肩膀上背着一个书篓,一袭白袍勾勒出他修长的身形,他便是林逋。

林已经在终南山上走了三天,终南山景色优美,云雾缭绕,宛如仙境一般,深深地吸引着林。

但林的干粮却已不多,仅剩几个干硬的烧饼。林也知道自己的情况,每顿一个倒也还能支撑两天。

林在欣赏美景的同时,也留意着附近是否有隐士居所,好上前讨点干粮。

可是,事与愿违,一路走来虽遇到过几处茅草屋,但却都无人居住。而走了这么多天,林已经快接近终南山顶。

入夜的终南山顶有些冷清,林紧了紧衣裳,借着月色,林发现了一座草屋。林推开那扇破败的木门,吱呀声在这寂静的林间显得格外刺耳。林踏入草屋,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,屋顶墙角早已结满蛛丝,桌上床上也都落了一层灰,地板更是长了几处青苔。

林虽然知道环境不是很好,但也只能铺了草席,将就着住一晚上了。

天亮了,林收拾了下行囊,继续踏上行程。

林知道自己就要到达山顶了,但也知道自己的干粮,吃完了。但林并没有犹豫,即使前路迷茫。

林没有后悔踏上终南山,即使现在自己的处境很艰难。

因为快到山顶,天空也飘起了雪花。此时,林早已饿的没有力气了,寒风凛冽,但林还在坚持。

就在林坚持不住要倒下了的时候,林想起了自己这短暂的一生。父母在自己年少时离去,自己摸爬滚打着长大。自己心怀壮志地出发,难道就要这样饥寒交迫的倒下吗?

林心有不甘,却又无能为力。

就在林闭上眼的那一刻,恍惚间看见不远处有一株梅……

“唉!”就在林闭上眼后,空气中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。

林感觉自己浑身温暖无比,心想自己不是死了吗?怎么,地府难道是温暖的?

林挣扎地睁开眼,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木床上,床旁边摆着燃烧的火炉,桌椅摆放得整齐,地面也打扫的十分干净。再看看自己身上盖的粉色的被褥,怎么这么像女人用的。

虽然心中疑惑,但林还是打算先起身出去看看。刚起身,林就发现自己浑身绵软无力,摇晃后摔了个底朝天,更是疼得叫出声来。叫声引起了屋子主人的注意,林听见窸窸窣窣的声响,而后房门便被打开了。

进入房间的是一位少女,年龄不过双八风华。身着淡粉色衣裙,清冷淡然的气质,犹如寒梅初放。林一下子便被少女吸引,尽管之前也接触过一些女人,但像少女这样气质出众的,还是第一次遇见。

莲步轻移,少女来到林的身旁,伸出小手,将林扶回床上。为林盖好被子后,少女拉过一张凳子,在床边坐下。

林还沉浸在少女淡淡的体香和柔软的身体中,少女已经自顾自的说起了林昏迷后的事。

少女清脆的话语声将林从幻想中带了出来,闹的林一个大红脸。而后缓了缓,林也认真听了起来。

原来少女名叫落梅,从小便被药师盲婆收养,在终南山上长大。后来盲婆去世了,留下这间屋子和落梅一个人。落梅每天依旧上山采药,用盲婆教给自己的医术救治受伤的人和动物。她的善良也带来了回报,一个人住在这个区域倒也十分安全。

而三天前,落梅像往常一样去采药的时候,没走多远,就看到林倒在了雪地里。落梅费劲力气才将林挪回屋子,照顾了三天三夜。终于在今天清晨,林醒来了。

落梅说的轻松,但是林知道这并不轻松。林努力地撑起自己,向落梅说了声“谢谢”。落梅轻轻的笑了笑,起身说道:“我去给你端白粥。”便出了屋子。

随后的几天,林在落梅的照顾下,身体的寒气渐渐消失,人也精神了起来。可以出屋晒晒太阳,做做活动了。

林来到不远处自己晕倒的地方,找遍四周都没有看到自己昏迷前瞥见的那株梅。“难道是幻觉?”林回到屋里,内心嘀咕道。

不知不觉,落梅来到林的身后。“在想什么呢?”落梅问道。

“没,也没什么,就一直记得我昏倒的时候看见了一株梅,可是现在怎么也找不到了。”林回答道。

“梅?我在这住了这么久,并没有看见附近有梅呀。”落梅淡淡的说道。

“那可能是我看错了吧。算了,不想了,我继续讲故事给你听吧。”林摇头说。

“嗯。”落梅应道。

“今天就讲我在杭州城游历时听到的故事吧……”

这段时间的相处,让落梅了解了许多以前盲婆没有说的故事、历史,而落梅也知道了林的遭遇,倒也没有赶林走。只是让林讲故事给自己听,为自己作画。落梅还为林取了林弱冠后还未来得及取的字——君复。

每天林就砍砍柴、烧烧火,落梅洗洗衣服,做做菜。就这样,两人平平淡淡的过了三月时光。客厅的墙上早已挂满了落梅的画,林的故事也从黄帝讲到了烽火战国,两人心中也渐渐产生了些许情愫。

这天,正值七夕乞巧节。

晚饭过后,又到了林给落梅讲故事的时间,林特地给落梅讲了牛郎织女的故事。讲到牛郎偷看七仙女洗澡并偷走织女的衣服,落梅会发出银铃般的笑声,讲到王母用发簪划出银河来隔断牛郎织女,落梅会低声嘤嘤啜泣,惹人心疼。

林抑制不住,于是上前搂住了落梅,轻轻的说道:“落梅,让我林逋做你的牛郎可好?”落梅没有说话,只是依偎在林怀里哭泣。林不知所措,只能保持这个姿势,不敢乱动。

良久,哭声消失了,落梅在林的怀里静静地睡着了。林轻轻地抱起落梅,走向落梅的屋子,缓缓的将她放到床上盖上被子。林自己拿了张凳子,安静地靠在床旁,也慢慢的睡去。

当林的鼻息声逐渐平复,落梅睁开了眼。

落梅伸手轻轻抚摸着林的脸庞,低语道:“呆子,刚才我是多么想回答你你‘好’,我是多么想成为你的新娘。但是,原谅我我不能说出来。因为我感觉得到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。”

“呆子,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屋附近那株梅去哪里了吗?其实,我就是那株梅。”

“我在这终南山上修行近千年,即将飞升而去,但是那天,你闯进了我的视野。你虽然身躯瘦弱,但是却有着不屈的意志,坚定地走着自己的路。透过你的双眼,我看到了你的过去,你的经历,这些深深的触动了我。我看着你不得已停下,又不甘心地倒下,不知道为什么,我做出了在别的妖看来很傻的事——舍弃树身,借落梅化为此生,而本体化为这座小屋,用全部修行化为精气滋润你的身体。一直以来,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驱使我救了你,直到你今天说出那句话,我才明白,那一眼,我便爱上了你。”

“我虽为妖,但舍弃本体后,我便与梅花一样,只有短短的三月生命,我多么想与你长相厮守啊。呆子,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了。”

“为了不让你到时候痛苦,我决定还是离开你。我在桌子上留了纸条,你要按照上面写的做,那是我留下的最后的东西。”说完,落梅轻轻地在林的嘴上吻了一下,带着对林的不舍,化作光点离开了。

落梅刚刚离开,林就睁开了眼,泪水抑制不住地滚落而下。

其实,落梅说的林全部都听到了。

看着桌子上落梅留下的纸条,空气中还残留着落梅淡淡的体香。林虽然心有不甘,但那又如何,落梅要走,自己身为凡人,怎能留得下她。

走到桌子旁,拿起纸条,纸上赫然写着落梅娟秀的字:君复,当你看到这个纸条的时候,我已经走了。原谅我的不辞而别,因为我留下只会让我们更痛苦。我很爱你,我很想你可以做我的牛郎,但是我不能留下。三年后,如果你还爱我的话,请回到这里,我留了最后的东西给你。落款——爱你的落梅

泪水再一次落下,林紧紧攥着纸条,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喊道:爱你,没有三年。与你在一起的三月,已是一辈子......

清晨,林简单的收拾了下,没有带一幅画,只是带了那本《史记》和几件旧衣裳,一切都如当初从家离开一样。

最后回头看一眼小屋,林孤独的走了。

林回到了家乡,在西湖的孤山再一次过上了隐士的生活。

三年后,林在七夕那天再一次来到终南山那个约定的地方。

小屋已经不复存在,而在原来小屋的地方放置着一个盒子。林走过去,轻轻的拿起,并没有打开,而是放进书篓,然后在雪地上坐了一晚。

这一晚,林的脑海中回忆的是与落梅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有一瞬间,落梅仿佛出现在林的眼前,但一伸手却什么也没有。

林低声说道:“落梅,我来讲故事给你听了......”

第二天,林踏上归程。

林回到小孤山上,打开了落梅留下的盒子。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颗梅子和落梅之前用的发簪,看着那青涩的梅子,林眼前出现的是落梅的容颜。林拿出梅子,在孤山之巅种下。

林每天依旧为梅讲故事,为梅作画,时间就这样缓缓流淌......

回到现在,林拿出画具,席地而坐。林仔细看着面前这株梅,不放过一点细节。终于,林下笔了,动作连贯,一气呵成。看着纸上这栩栩如生的梅,林欣慰的笑了。

最后,林拿着画笔的手无力的垂下,但是怀里还紧紧抱着落梅留下的玉簪。林真的累了,林可以去找落梅了。在闭上眼前,他轻轻的呢喃道:落梅,我爱了你三年......

注:林逋少孤力学,好古,通经史百家。书载性孤高自好,喜恬淡,自甘贫困。及长,漫游江淮,后隐居杭州西湖,结庐孤山。以湖山为伴,相传20余年足不及城市,以布衣终身。自谓 “以梅为妻,以鹤为子”,人称“梅妻鹤子”。关于林逋孤山种梅,最 近有学者考证,认为林逋生前其孤山居处只植梅一株,而且一直如此,并非如人们常说的三五百株。

林逋善绘事,惜画从不传。相传南宋灭亡之后,有盗墓贼以为林逋是大名士,墓中的珍宝必定极多,于是去挖。可是坟墓之中,陪葬的竟然只有一只端砚和一支玉簪。

端砚乃砚之珍品,那是林逋自用之物,那只玉簪呢?终生不娶的林逋到底有着怎样的往事,才让他在青年时就灰心于世途,归隐林泉终老此生?

此小说为本人看完林逋事迹后臆想所撰,纯属虚构!

我喜欢(0)
好文章!分享给朋友:

作者橙子哟更多文章

0《爱你三年》的评论

  • 还没有人评论,赶快抢个沙发